为什么中国人如此喜欢菜肴

2020-08-25 20:39:34【来源:中南之窗

我们都喜欢盘串、盘玉、盘核桃,这里说的是盘,不能把器物平放浅放,而是用手把器物移动。收藏古玩,喜欢优雅的玩人,经常花时间玩自己喜欢的物品,如盘石,盘玉,或青铜,瓷器,木材,牙角等。

为什么用盘来指代这个不断摩挲器物的动作?《说文解字》里有详细解释:盘为承水器,以匜沃水,以盘承之,古者晨必洒手,日日皆然,引申为日日新。所以,盘用在这个动作上,指为人与器物的不断交流,达到日日为新的状态。

这一天是一种新的状态,它有两种含义:一种是物体在盘子里玩,每天都在变化,另一种是随着光盘玩家逐渐理解物体,感觉和心态一天比一天新。

理论上说,人的双手在盘玩器物的过程中,起到了类似砂纸的打磨作用,而且不会出现过度打磨,不会对器物造成物理性的伤害。在这一点上,砂纸、角磨机、各种化学酸类等所谓现代化的快速手段,都不如由盘玩对器物的改变来得生动、自然。

长期以来,物体表面会逐渐产生半透明的浆料纹理,不经意地重新塑造了物体的形象,使其更加接近、温暖和愉快。袋浆可因土浸而引起,但最佳,或盘戏后留下岁月痕迹——它平静,适度和谐,表现出温暖的时间感,新物体耀眼的贼光不一样。

不只质地坚硬、有体量感的石器、瓷器、木器、铜器、牙角等,容易形成包浆,连书画碑拓这些薄如蝉翼的纸绢制品,在内行人眼里也统统都有包浆。几乎所有中国传统的收藏品都可以盘玩,然后形成带有特殊记忆的淡淡光泽。

对西方人来说,包浆无非是人手上的汗渍、油脂,以及微妙打磨与自然风化的混合物。但在中国人看来,这个难得的表面皮壳,非长年累月不能形成——按器物而异,生成包浆分别需要数年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,因此从包浆程度,不仅可以大概看出器物的年代,还能够感受到盘玩者喜爱的温度。

东西方文化的差异,在盘玩上也大相径庭。以石头为例证,中国的石头,无论玉石、翡翠、青田石、寿山石,还是灵璧石、太湖石、英石、昆石等,皆以盘玩后浓厚的包浆为上。

西方的钻石、红蓝宝石,或者祖母绿、蛋白石等,被人抚摸过后,原本耀眼的光芒退去,就需要重新清洗,以保证透明发亮的特性。这与中国器物盘玩后更加光彩夺目,完全相反。

Copyright © 2009-2020 ,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南之窗 版权所有
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: 网站备案编号:
联系方式:2820-8476-56